遭遇尸检难题

 

日前,一位患者在医院死亡,患者家属与医院发生了纠纷,医患双方请求有关医疗机构进行尸检,但先后被多家具有尸检资格的医院拒之门外——遭遇尸检难题。

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承担尸检

遇到这种情况,我们也不知道怎么办,患者的要求很正常,我们不能拒绝。”北京市某三甲医院医务处一位李姓医务人员无奈地告诉记者。

不久前,在这家医院发生了这么件事:一位73岁的晚期直肠癌患者,接受手术5天后突然死亡。患者家属认为医院手术中有过错,“不然怎么一次手术就要了人命呢”?但是医院坚持认为手术本身和诊疗过程都没有出现问题,医生高度怀疑患者死亡原因在于急性心梗,责任不在医院,于是医患双方均要求做尸检,以便查清真实死亡原因。

可是,该院医务处联系了几家具有尸检资格的医院,居然没有一家愿意承担尸检。李医生告诉记者,医院的申请,被医疗机构以主检医师休假、目前不具备尸体解剖条件、人员资质不够等等各种理由拒绝。他告诉记者:“这种情况今年发生已不止一次了。”

李医生说,以前,北京地区医院患者死亡后,患者家属提出异议并要求进行尸体解剖的,基本上都在直属于北京市高级人民法院的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做尸体解剖。但是今年上半年,有关部门规定此研究所不能再从事尸体解剖等工作。

这么一来,我们也没办法,患者来闹,我们也很无奈,只能和患者家属这么僵持着”。记者了解,类似的尴尬情况在别的医院也时有发生。

记者从该院医务处了解到,早在2002年,北京市卫生局便组织有关专家对尸体解剖机构进行考察、评估,并认定28家权威医疗机构为具有尸检资格鉴定机构,承担北京市范围的医疗纠纷尸体解剖任务。患者如需要尸体解剖,只要患者所在医院向这28家医院提出申请,被申请医院没有正当理由,不可以拒绝。

不愿做尸检原因何在

为什么具有解剖资格的医院不愿意承担尸体解剖任务呢?记者采访中了解到,出现推诿情况有多种原因。

首先,从经济角度来说,目前物价部门规定尸体解剖费用为800元,不能够负担基本尸体解剖成本费用。事实上,完整的尸体解剖所有相关费用加在一起最多要超过5000元,两者相差数倍,目前没有相应的规定给予承担尸检医疗机构补偿。所以,“尸体解剖是一桩‘赔本’的买卖,医院的积极性怎么会高呢?”李医生说。

一位医院病理科医务人员告诉记者,各医院病理科出具的尸体解剖报告往往很简单,真正拿到法庭上,很难以法律文书的尸检报告形式出现,报告最多只有解剖人员签名,没有医院公章,这样的解剖报告作为证据缺乏有效性。而在解剖报告出来后,病理科医务人员可能要到法院质证。对于病理科大夫来说,“这不仅干扰了工作,我们也不愿意去法院接受讯问”。不少医院不鼓励自己医院的医生去做“分外”的事情。

此外,更现实的原因是:做尸检可是两方面都不讨好。目前医患矛盾加剧,鉴定报告出来后,有时候死者家属不满意,可能会受到死者家属的威胁和恐吓,遇到这些事情的医院病理科都“吃一堑长一智”。

然而,一位医务人员更坦率地说,如果鉴定作出的结果,责任方确实属于医院,这样最让病理科为难,“因为同在一所医院,搞不好要互相闹矛盾,就算不是本医院的,谁和谁不熟悉啊,大家会觉得难交代”。这个真实原因让医院病理科不仅对本医院提请的尸检要求会拒绝,对其他医院医务部门的尸检请求也以“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态度来敷衍。

所以,只要是因为医疗纠纷提起申请做尸体解剖的,几乎没有一家医院愿意承担此任务。

难题该如何解决

由于具有尸体解剖资格的医院不愿意承担尸体解剖任务,在医疗纠纷中各医院会出现这样一个非常尴尬的局面:按照《医疗事故处理条例》有关规定,患者死亡后有争议的,医院必须告知患者家属是否提起尸体解剖,并有义务协助联系有关事宜。但是当患者家属提起后,却没有任何一家医院来做尸体解剖,医院如果不做尸体解剖,患者死亡原因不能明确,而《民法》规定医疗纠纷案件实行举证责任倒置,对于患者死亡原因有异议的,只要家属配合,医院必须证明患者死亡原因,否则就要承担举证不能的后果。这样使得医院陷入两难的境地,而且可能会因此导致败诉的可能,同时也加大了医患之间的矛盾,使构建和谐医患关系难度加大。李医生说:“法院只看具体诊疗行为有无过错,但具体是什么原因导致了患者死亡,没有尸检结论,患者可又得和医院闹了。”

事实上,对于医院病理科来说,大量的尸体解剖对其病理水平提高有极大的帮助。一位病理科医生接受记者采访时说,现实的体制情况,让这些病理科一方面陷入无尸体解剖来源的境地,一方面遇到尸检申请却又不敢接的尴尬地步。

暨南大学附属医院感染科唐永煌教授说,患者不幸去世,给家属带来痛苦,也给医生留下困惑与遗憾。医生不甘心失败,他们迫切想揭开谜底:到底是什么病?为什么治不好?为了揭开谜底,医生自然想到最后也是最好的办法——尸体解剖。许多疾病的发现或认识的深入离不开尸检。艾滋病、疯牛病、SARS都是通过尸检揭开谜团的。目前我国尚无尸检的法规出台。作为医生,我们呼吁相关法规尽快出台。

广东行政学院法学系副主任、广州市律师协会医疗纠纷法律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宋儒亮指,针对这种情况,司法机关应完善相关强制性条例,加大行政监督力度,对医疗机构推诿现象进行监督。

而李医生说,迫在眉睫的情况是,可不可以尽快恢复北京市法庭科学技术鉴定研究所的工作,或者专门成为第三方独立运转的尸检鉴定机构,这样至少能解决目前遇到的难题。

(文:李天舒 闫龑  健康报)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