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果树的价值鉴定事例

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 张 静 邹晓军

在农业司法鉴定实践中,经常会遇到因合同纠纷或侵权纠纷引起的果树价值鉴定。果树的价值鉴定因果树生长的周期性而与其它财产的价值鉴定有很大的不同,根据不同的情况,果树的价值有两种理解,现实的价值和预期的价值,现实的价值是指价值计算时的实有价值,预期的价值是指利用现实的价值将来可能得到的价值。有人把前者的价值计算称为“成本法”,把后者的价值计算称为“收益法”,采取哪种方法与案件具体情况密切相关。下面就是一起果树价值鉴定的实例。

一、案情

2005年4月6日,西南农业大学司法鉴定所(现为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下同)受重庆大足县人民法院委托,对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枇杷等果树、果苗及绿化苗木的总价值进行鉴定。2005年4月13日,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鉴定专家到大足县龙岗镇水果示范园(枇杷山庄),对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的枇杷等果树、果苗及绿化苗木进行了现场考察。在调查过程中了解到,本案实际上是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欠大足县财政局借款不能偿还,大足县财政局申请执行其财产。其中涉及到公司的果树、果苗及绿化苗木,于是委托我所对这部分财产的价值进行鉴定。

二、鉴定过程

根据大足县人民法院提供的案件情况及调查了解的情况,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鉴定专家经过认真分析,认为本案的枇杷果树价值鉴定应计算其现实的价值,或者说用“成本法”进行计算。根据该果园果树生长状况,结合其产量水平、施肥等田间管理水平以及同类果园正常经营管理投入水平,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于2005年5月27日出具了鉴定书,并提交大足县人民法院。由于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对该鉴定书有异议,在大足县人民法院的主持下进行了听证。在听证会上,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提出了若干问题,其中最核心的问题就是枇杷果树价值计算方法的选择。公司认为,应该选择“收益法”进行计算。针对这一问题,西南大学司法鉴定所鉴定专家在听证会上陈述了如下几条选择“成本法”进行计算的理由:

(一)我们首先打了一个比喻,假设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经营的是一个工厂,对其进行财产(比如机器设备)执行,价值计算时是考察这些机器设备的现实价值,还是考察其生产工业产品可能得到的利润呢?答案是显而易见的。比较两者的区别,被执行的财产一个是果树,一个是机器设备,仅仅是对象的不同,其实质没有任何区别。如果说还有别的什么区别的话,那就是本鉴定书所述的“成年果树移动后会失去其价值”,而机器设备移动后一般不会失去其价值。

(二)假设按照所谓的“收益法”进行计算,或者说考察其预期的价值(本案要大于现实价值),由于这部分价值因各种原因(比如被执行等)不能得到,因此,也可称为间接损失,按照民法理论及合同法有关规定,间接损失由过错方承担。而本案的当事人大足县财政局,没有任何材料显示其有过错而应对间接损失负责。其结果是,无论预期的价值有多大,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都会因找不到过错承担者而由自己承担间接损失。

(三)众所周知,果树和土地不可分离,这也是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多次强调的,也正是因为这一点,决定了该项鉴定不能用“收益法”。据大足县法院介绍的情况及提供的资料显示,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因未支付土地使用权出让金及2004年的土地租赁费,已经丧失土地使用权及租赁权,这种情况下再谈“收益”,显然是毫无根据。

(四)公司提出,依据某鉴定机构2002年出具的评估报告书,认定该果园价值3340万元,其使用的方法就是“收益法”。我们首先假定计算结果成立, 2002年果园价值为3340万元,那么,按照该公司的计算方法,2001年是多少呢?大约3140万元,2000年多少呢? 3040万元,1999年多少呢?2940万元,1998年多少呢?2840万元。也就是说,按照该公司的计算方法推知,该果园1998年价值近3000万元。而根据调查的情况,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1998年取得该果园经营权时,仅仅付出了十几万元的代 价,这可能吗?

以上四条,任何一条足以说明本案选择“成本法”进行计算是完全正确的。对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提出的其它问题,鉴定专家也逐一进行了答复。最后,大足县人民法院经过听证采纳了本鉴定结论。

三、体会

从本案的处理过程及结果可见,在司法鉴定案件中,案情部分十分重要,它有时可能左右整个鉴定的方向和结果。采取哪种方法,必须结合案件各方面情况进行综合分析。我们以前也鉴定过其它案件的果树价值,大多采用“收益法”。但从以上分析可知,就本案的具体情况,只能采用“成本法”。可见,案情摘要部分不是可有可无的,它在某些鉴定案件中起着十分重要的作用。本案如用“收益法”进行计算,其结果虽然没有重庆怡之林观光农业开发有限公司提供的某公司的鉴定价值那么巨大,但肯定会比用“成本法”鉴定的价值大很多。因此,计算方法选择不当,就会使我们的鉴定大大偏离公平的轨道,给当事人造成巨大的损失。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