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受贿案到嫖娼案 司法鉴定让办案迷途柳暗花明

 

将17名少年骗至家中杀害,杀人狂黄勇的罪行举国震惊。他是正常人吗?他的心理和精神是不是有问题?由此产生的这些问题,再次引起了公众对包括精神病学鉴定在内的司法鉴定的关注——

我真没想到检察院把我证死了。”这是故意杀人犯王凤刚在被执行死刑前的最后一句话。

山东省日照市人民检察院孙可玉告诉记者,在王凤刚杀人案审查起诉过程中,现有证据无法认定王凤刚是故意还是过失杀人,在这山重水复之际,失而复得的法医鉴定一下子让案件柳暗花明,为案件定性一锤定音,避免了重罪轻判的发生。

司法鉴定结论在实现司法公正的过程中,发挥着越来越重要的作用。

笔迹鉴定:从“张丽清”到“姚炳均”

笔迹鉴定是运用有关科学技术的知识与方法,检验刑事、经济、民事等案件中与书写文字有关的文件物证,确定文件与案件事实、与当事人或犯罪嫌疑人关系的一种技术侦查和司法鉴定手段。

江苏省南通市人民检察院的“老鉴定”钱建明从事笔迹鉴定工作多年,每年办理100多件笔迹鉴定案件。说起笔迹鉴定在打击犯罪过程中的作用,钱建明如数家珍。他认为,笔迹鉴定在侦查过程的作用至少有三点:为侦查提供了较为准确的线索;为查办案件明确了侦查方向;为查清事实真相和定案起了关键作用。

在钱建明所办的众多案件中,两个案件给他留下了极其深刻的印象。一个是中国银行南通分行原行长杨某涉嫌受贿3万元和玩忽职守造成银行直接经济损失2.5亿余元案。办案过程中,对于一张购房单据的书证签的“张丽清”三个字,杨某与其妻张丽清都说是自己所写,这让办案人员很为难。

鉴定人员受理此案后发现,杨某与其妻张丽清笔迹不但在书写字形、字体等概貌特征上均相同,而且一些笔迹细节特征也相似,鉴定人员经过认真细致的分析检材并吃透检材后进行比较检验发现,杨某的笔迹样本笔力较重,出现笔划较粗、笔迹构痕较深等现象,尤其是在收笔时比较圆,比较硬,在写草体字“清”字最后一斜横画收笔时为停笔收笔,而检材中的“张丽清”三个字则笔力较轻,尤其在草体字“清”字最后一斜横画时形成笔画由粗到细,由细到尖的收笔拖笔动作,因此鉴定认定是杨妻张丽清所为。

在科学的鉴定结论面前,杨某终于承认,购房单据上签名是其妻张丽清书写。购房单据中所交的2万元钱是一个当事人交给其妻张丽清,而张丽清就将这笔钱用于购房预付金并签了“张丽清”三个字,杨某想自己承担责任,不想让其妻卷入进来。至于为什么二人书写“张丽清”三字这么相似,杨某说与其妻同为大学里的同学,杨某为恋爱经常练习、摹仿其妻的签名,致使二者难以分辨。

另外一个案件更特殊,江苏南通某公司秘书刘某通过摹仿经理姚炳均的签名支付现金数万元占为己有,然后又到检察机关投案,称该款系其与经理二人平分。由于该秘书摹仿手法巧妙,书写水平又较高,所摹仿的经理签名达到以假乱真的程度,连经理本人也认为可能是自己的签名,并说“我可能是酒后签的,但我确实没有分到这笔钱,我要求对签名真伪作笔迹鉴定,如笔迹鉴定认为是我写的我也只好认了”。鉴定人员受理该案后发现,“姚炳均”三个字从整体上看有形快实慢、笔画平缓无力的感觉。尤其是在连接笔画和笔画转折处有停笔和另起笔现象,因此判断系摹仿笔迹。再将这三个字与刘某笔迹样本进行比较检验,发现两者在写“均”字时的最后收笔处出现带勾状,这一收笔时留有勾画是书写人细小而又不注意时留下的习惯性书写动作,而姚某本人书写“均”字,最后收笔均不带勾。根据这一有价值的笔画,办案人认定是刘某所仿写。在事实面前,刘某承认是自己所为。

钱建明认为,笔迹鉴定不仅对于侦查部门,对于公诉部门查案也有重要价值:一是通过笔迹鉴定,对已收集证据尤其是对于证据数量较多的共同犯罪案件的证据,有着较强的印证、确证、固证价值;二是运用笔迹鉴定证据科学性、客观性较强的特点,能够有效地防范和制服庭前翻供和庭审翻供现象;三是笔迹鉴定证据的稳定性和科学性,使职务犯罪案件的证据在出庭支持公诉中具有较强的证明力,进一步增强了出庭支持公诉的效果。

钱建明还介绍,贪污贿赂、渎职侵权等职务犯罪案件中的笔迹鉴定有80%为签名字迹,但是,被鉴定检材的文字量少、条件差、变化快、难度大,书写的稳定特征不易掌握等特点,也使笔迹鉴定工作存在很多困难,如有的人站着签名和坐着签名不相同,有的人酒前和酒后签名不一样,有的人在不同的环境和不同的时间签名有较大差异,有的人书写速度快和书写速度慢的签名不大一致等等,这些文字变化均会给鉴定人员准确检验带来相当大的难度。

                            (摘自 《中国司法鉴定网》)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