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物鉴定专家落笔定生死

 

文物定级标准很重要,在涉及到文物案件时,一级文物和二级文物之间往往就是生与死的距离。有着近50年文物鉴定工作经验的文物专家刘东瑞在其负责的案件中,就有20多人因为文物定级而免去死刑——

人命关天的事“不能配合”

上世纪80年代末,涉及文物走私、盗窃的案件很多,刘东瑞所在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工作突然间繁忙起来。原因是在中国的刑法中,不同的文物级别涉及到不同的量刑标准,如果是一级文物,那就可能会判死刑或者重刑,如果是三级文物,就有可能量刑较轻。

经常有在当地已经判定是死刑的,但是拿来一鉴定,其案件中所涉及到的文物达不到一级品,自然量刑也就不能按死刑判决了。”刘东瑞说到文物鉴定“免死”的故事感慨颇多。他说,在文物鉴定委员会成立后,多次遇到这样的事情,主要还是因为最初文物分级时(1987年中国出台了第一部《文物藏品定级规定》)没有过多考虑到对文物违法案件的处理。

在为湖北某地的一起文物盗窃案做鉴定时,鉴定委员会的专家组认定一个铜镦属于二级品。但是没过多久,当地县公安部门的人找上门来,直截了当要求刘东瑞改写鉴定结论,把一级品改成国宝,把二级品改成一级品。来人说:“这个案件涉及到6个人,改了后,这6个人都能判死刑。要是按现在这个鉴定结论,只能判处一两个人的死刑。”

这个鉴定是专家签字认可的,是一个集体决定,我不能改。”刘东瑞实话实说。“要不判死刑,就刹不住这股盗墓的歪风。”对方指责刘东瑞不配合工作。刘东瑞严肃地说:“人命关天,配合不是这么个配合法,我们不要人为地制造冤假错案。”然而,这些公安人员并未罢休,他们随后找到了国家文物局和最高检察院。最高检察院的负责人员打电话给刘东瑞询问此事,刘东瑞开宗明义地说,“这些鉴定都是专家签字认可的,我们是要违法乱纪还是要依法办事?”这一鉴定结论最终没有改写,此案中只有两个人被判处死刑,其他的则是无期徒刑。

该打屁股的千万不要砍脑袋

在上世纪80年代末,厦门市文化局陈某利用职务之便,以到博物馆检查工作为名,每次都“顺手牵羊”窃走一些旧书画。这批东西是清退“文革”查抄物品时,因找不到原主而堆放在库房外的低档字画中。日积月累,陈某窃走的字画多达百余件。这件案子后来被当地公安机关立为大案,被盗字画最初由地方文物部门鉴定,估价1万元。但后来有人反映鉴定得不准确,又到外省市去鉴定,最后估价15万元。

两份鉴定相去甚远,厦门方面最后又找到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请求给予仲裁。当时正是“严打”期间,按规定这个数目的金额已经够得上死刑了。时为鉴定委员会秘书长的刘东瑞接手了这个案件,请文物鉴定委员会的5位书画专家一起来作鉴定。专家们逐件进行了鉴定和评估,尽管数量大,但这批字画却多为伪品和低档品,够得上级别的不多。最后鉴定下来,按当时的市场价估算累计金额超过了7万元,在当时这一金额仍然够得上死刑。

一想到是死刑案件,刘东瑞就觉得还是应该更慎重一些,他将案情及鉴定情况向当时的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主任启功先生做了汇报。第二天,启功先生又另行组织了专家组进行复鉴。启功先生和专家们仔细地看完了全部字画,在各自发表意见后,启功说,“咱们今天的鉴定无须再出新的结论,也无须出新的证书推翻昨天的证书。我在昨天的鉴定结论上写几个字,算是有个意见。”专家们一致赞同,于是启功先生在那份鉴定结论上签下自己的名字,并写下“太劣、值高,抬举了他。”

启功先生开玩笑说:“这些东西哪儿值这么多钱(指总估价7万多元)?真是抬举他了,下回再偷,请我当顾问。”在场的人都笑了。启功先生随后又严肃地说:“罚要得当,该打屁股的千万不要砍脑袋!”

启功先生退场以后,刘东瑞请现场目睹了整个鉴定过程的办案人员认真研究启功先生的意见。刘东瑞说,“启功先生的意见不完全是个人意见,而是到场专家的共同意见。而且文物鉴定的评估价是一个模糊的参考值,不能作为绝对值来看待。请10批人评估,就可能出现10个数据。文物的级别不是一条线,而是一个区间。”最后,厦门方面采纳了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鉴定结论,陈某没有被判死刑,改判了有期徒刑。

历时三年为文物局长“洗冤”

三级文物中既含珍贵文物,又有一般文物的规定还给鉴定委员会惹来了若干“麻烦”,曾经轰动全国的“山西文物局长走私案”就是这样一起案子。

1994年,时任山西省文物局局长的张希舜批准当地的文物商店将一尊关公像卖给了台商罗田光。但是罗在机场却被海关人员扣了下来,原因是关公像是国家文物禁止出境。两年后,有关部门以张希舜涉嫌走私文物将其逮捕,并迅速作出判决。张在法庭上老泪纵横,高喊:历史将宣告我无罪,历史将还我清白!

此案的焦点是,张批准出卖的那尊关公像是否是国家禁止出境的文物。河北省文物局和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在鉴定后得出了两种不同的结论,一种结论认为是明代彩绘木雕神像,国家三级馆藏文物;另一种结论却认为是晚清制品,一般文物。而按国家有关规定,一般文物可以出境,三级馆藏文物不允许出境。

明末清初的东西在工艺上不会有很大区别,但关键在于这个东西是不是很珍贵。”刘东瑞说,这尊在襄汾县乡下的一个老百姓家旮旯放了很久的桃木木雕关公神像工艺并不是很精美,非常粗糙。在最初送来的时候,刘东瑞看出了其背后的一些隐秘,这件案子并非单纯的文物案件。为了防止有人说文物部门官官相护,他坚持由首先做出结论的天津海关拿出意见,再由国家鉴定委员会提出附议。

1996年12月31日,吕梁地区中级人民法院根据河北文物部门的鉴定意见,认定张希舜违反海关法规,其行为构成文物走私罪,将其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张随后提起了上诉,但却毫无结果,张的母亲和姐姐在此期间先后因此事离世。

这件文物究竟是不是“禁止出口”的文物?最后的鉴定结论还是被推到了国家鉴定委员会。刘东瑞回忆说,他当时把公检法三家的办案人员全部叫来,之后打电话给鉴定委员会的三位专家,在当天上午安排在不同时间段前来鉴定。第一位专家在9点来到,在仔细地看完关公像后,这位专家给出的意见是“明代文物,应该定为三级”。这位鉴定专家随后被请到隔壁房间去喝茶。第二位专家在10点开始鉴定,最后认定是“清代的三级文物,一般文物”。最后一位专家进门后看了一遍说,“这是什么玩意,潘家园旧货市场上有的是,根本不是文物。”

三位专家三个意见,听得在场的人都愣了。最后三位专家由刘东瑞召集到一块,又共同研究对这个关公像下最后的鉴定结论:此木雕关羽彩绘坐像为清代初期所制,属一般文物。一般文物是可以出境的,张的罪名自然是无中生有。张希舜在1999年等来了无罪释放的判决,而他在狱中却实实在在地呆了3年。出狱后的张希舜虽然恢复了名誉,但其事业却再也无法挽回。

一个条文的解释关系到一个人的命运,而且灵活性太大,说明已经不太适合现在的情况了。”刘东瑞说,张希舜案发生后不久,国家文物局就授权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的专家开始对《文物藏品定级标准》进行修改。从1997年到2000年,经过3年修改,六易其稿,终于成型。2001年,新的定级标准由文化部颁布施行。

改动不大,意义不小。”刘东瑞说。新的标准中将珍贵文物和一般文物区分开来。旧的标准中只指明一、二级文物为珍贵文物,而新标准中则把三级文物也归入了珍贵文物中,与之相对,把一般文物单独列了出来。这次改动对文物的司法鉴定至关重要,使文物鉴定部门不再为“三级”中对“珍贵”与“一般”的认定而头痛了。

(新世纪周刊)


站内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