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旬女子黑诊所就医死亡 点滴过快致患者脑出血

 

点滴过快导致患者死亡

本报1日报道的《药师开方,无证护士点滴,五旬女子黑诊所死亡调查》一案有了新的进展。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死者陈凤兰鉴定认为,死者生前患有某些疾病,但这些疾病都不至于让陈凤兰死亡。陈凤兰死亡的直接原因是点滴速度过快导致脑出血,另外点滴时不当地使用了穿琥宁和生理盐水,诱使脑出血的发生和加重。黑诊所护士的亲属日前透露,打点滴的护士受雇于开药的药房。

司法鉴定:

患者脑出血死亡

陈凤兰在黑诊所猝死后,双鸭山市公安局尖山分局委托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对陈凤兰进行尸检鉴定。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尸检后发现,死者生前心、肺、肝、胆囊等器官有部分病变。尸检报告指出,陈凤兰“部分心肌纤维断裂”,间质血管扩张淤血、出血,其肺组织和肾间质血管也扩张淤血,胆囊黏膜下高度水肿。专家分析认为,陈凤兰冠状动脉、主动脉、心脏瓣膜粥样硬化,中重度脂肪肝、肺水肿、肺淤血,并伴随慢性间质性肾炎等疾病。但专家认为,这些疾病,就其病变的程度,都不能“说明本例死因”。专家认为,陈凤兰的真正死因是脑出血。

尸检发现,陈凤兰脑蛛网膜下腔血管高度扩张、淤血,呈弥漫性出血,脑干和小脑周围出血最重。另外,陈凤兰脑实质内血管扩张淤血,脑干区脑实质内见小灶状出血,基底动脉环周围也发现大量凝血块。所以,鉴定结论指出,陈凤兰因“自发性蛛网膜下腔出血及脑干点灶状出血,导致脑功能障碍死亡。”

点滴太快

成致命原因

陈凤兰的脑出血是不是自身原因造成的呢?专家解释说,蛛网膜下腔出血分外伤性出血和自发性出血两种,陈凤兰脑蛛网膜下腔出血与外伤无关,只能是自发性出血,而脑蛛网膜下腔自发性出血占全部猝死的2~5%。专家指出,脑蛛网膜下腔自发性出血以颅内动脉瘤和脑血管畸形最常见,其次为高血压和动脉硬化等疾病。法医在病理镜下对死者检查,认为死者死于颅内动脉瘤和脑血管畸形“依据不足”,专家认为陈凤兰的脑蛛网膜下腔自发性出血可能与高血压、动脉硬化有关。

专家对陈凤兰的身体状况进行了认真分析,根据尸检的情况,陈凤兰生前有明显的冠状动脉、主动脉、心脏瓣膜粥样硬化,左心室肥厚,脾、肾等实质性脏器也有小动脉硬化改变。所以陈凤兰平时应该是一位高血压病人,其心脏功能偏弱,静脉输液应控制在每分钟30滴左右(1~2毫升),如果静脉输液速度过快,可导致血容量升高、血压升高、诱发脑血管破裂。专家分析了公安机关对黑诊所护士翟丽娜的询问笔录,翟丽娜说该患者结束静点的时间是11月1日9时30分,但这个时间有明显的漏洞。因为陈凤兰是结束静点上厕所出来后发病倒地,翟丽娜抢救没有效果后,才打电话给120急救。而双鸭山120急救中心接到求救电话的时间是当天的8时50分,根据推算,陈凤兰结束静点的时间应该在8时30分左右。

记者在双鸭山采访时也了解到,陈凤兰从洗衣店出门去黑诊所的时间在当天的7时50分以后,她几分钟后到黑诊所,黑诊所马上给她兑药点滴,时间应该在8时左右,这样推断,陈凤兰点滴时间应该在30分钟左右。据陈凤兰的丈夫透露,陈凤兰确有高血压,这也印证了省医院司法鉴定中心专家的分析。

点滴用药

可诱使并加重出血

据了解,陈凤兰点滴中使用的是穿琥宁、甲硝唑等加生理盐水。专家鉴定认为,点滴中“不适当的应用穿琥宁、生理盐水等,可诱发脑出血的发生和加重”。

专家指出,穿琥宁是一种中成药,是治疗病毒性呼吸道感染的药物,但它可引起血小板减少,一般情况下,点滴用药超过5天,要复查血小板。血小板有凝血作用,而血小板减少后,血液的凝血作用减弱,一旦血管破裂,会加速出血。因为陈凤兰原来很多脏器就有出血的倾向,使用穿琥宁后,不能排除“加重出血的倾向”。专家认为,对于高血压病人,点滴一般不宜用生理盐水。

记者调查了解到,国家药监局在2005年12月,要求对穿琥宁的说明书进行修订,原因也是要加强穿琥宁的用药安全。穿琥宁新的说明书中对“不良反应”修改为“静脉滴注后可发生过敏性休克、血小板减少”等内容。专家提示说,老人和儿童应该谨慎使用。而陈凤兰使用穿琥宁和生理盐水是由药房提供,本该由医生诊断后开处方才可以出售的药品,竟然由药店随便出售。

黑诊所护士亲属

曝黑诊所内幕

据悉,导致陈凤兰死亡的两名非法行医嫌疑人依然在刑拘中。据悉,此案已上报到检察机关,检察机关是否对嫌疑人批捕尚在审查中。而嫌疑人之一的翟丽娜的外甥齐某告诉记者,他老姨恐怕凶多吉少。

据翟丽娜的外甥齐某介绍,今年初翟丽娜所在的医院被人买走后翟下岗,因为翟丽娜给人打点滴针扎得好,就有好多人找她扎针,药房看翟丽娜能带来效益,就找到了翟丽娜。齐某说,翟丽娜的丈夫精神不好,一个孩子在上学,“自己根本没有任何本钱开诊所,再说,翟丽娜不是医生,也不给人看病,来扎针的都是在同顺大药房买药的人,外人带药诊所不给扎针。如果她自己开诊所,她能看着钱不挣吗?”据齐某介绍,翟丽娜被公安机关刑拘后,亲属找大药房的胡某谈判,但胡某否认自己与大药房的关系。而齐某说,翟丽娜给大药房的病人扎针结算工钱以前都找的是胡某,胡某向翟丽娜的亲属表示,自己不是大药房的法人代表,与此事无关。但齐某认为,同顺大药房的法人代表张宏英并不是真正的老板。

                          (文:章海宁  黑龙江生活报)


站内搜索